第五章·差点把家给拆了。

群员原创 pinkacg 0 0 0 百度已收录

第五章·差点把家给拆了。

   “叮!玩家周狼为第二位进入主城的玩家,系统奖励该玩家全属性4。”

   “叮!玩家陈默为第三位进入主城的玩家,系统奖励该玩家全属性3。”

   “叮!玩家...全属性2。”

   “叮!玩家...全属性1。”

一连串的提示音在全服响起,柳风顿时转头看向了复活点的方向,一大票的玩家出现在了复活点上。

“这才过去多久,就有那么多的人升到10级了?真是够肝啊。”柳风眨了眨眼睛。

这些玩家的头上大多都顶着他熟悉人的名字,比如狼族工会的,龙族工会的还有永恒工会的等等等。他们看到柳风都友好的摆了摆手,毕竟柳风可是原来的风神,好歹是封过神的职业选手。

不过接下来有更多的玩家涌入了复活点,这些玩家似乎也是工会的,看到了陈默等人都走上前去集合了起来。

不过柳风都不怎么认识,毕竟他接触的只有上端的人,并不是说他有多么高冷或者看不起谁,而是他真的没有几乎认识。。。

升到了10级才是进入主城,想要转职还得到15级,不过听说他们转职还得接任务才行,所以柳风还暂时不着急。先下线叫上那两个笨蛋去吃个再说。

选择退出游戏后,柳风将游戏头盔给摘了下来。

将游戏头盔给放下后,柳风咂咂嘴伸手去拿放在桌子上的茶杯。

然后只听到一声脆响那玻璃茶杯被柳风给捏碎了???捏碎了?碎了?

柳风顿时吓了一跳,连忙将手摊开看看有没有割伤,不过那完好的手上没有一丝的伤痕,就是有点湿。

这茶杯的质量辣么差?我一捏就碎了?我透,难道是因为我用的太久了吗?

柳风喃喃的站了起来就想要把门打开,然后他就将门锁给拧了下来,然后手一推,这门就跟菜徐昆打的球一样,啪的一声从上往下的打开了。

我这是怎么了?柳风惊愕得看着自己的手,有些惊吓得后退了几步,但是一晃后背就靠在了墙壁上发出轰隆的一声响,他转头一看,好家伙,那蜘蛛网一样密集的裂纹布满了枪墙壁。

天呐=.=....这算啥。。柳风大喊了一声。顿时周围的杯和玻璃全碎了。

柳风连忙闭上了自己的嘴,双目大睁这下他总算是明白了过来,不是其他的问题,而是他好像变异了!!!

难道以后自己要内裤穿外面了?当个超人?柳风恶趣味的想到。

听到动静的夏筱柔和柳曦急忙下线,惊恐的看了看这破烂的窗户和门,好在他们住的是别墅,而且被靠河边几乎没有什么邻居,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。。但是被她们俩看到了,这该怎么办,是实话实说还是圆过去。

“哥哥。。这是怎么了。。”柳曦有些惊愕得问道。

“阿风。。。”夏筱柔也问道。

“额,这个。。这个哇。。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。。反正我从游戏下线之后就是这样子了。。”柳风还是坦白了,因为他觉得这种事情没有必要隐瞒。

“哇,我的哥哥变成超人了吗,难道。”柳曦激动的跑过去抱住柳风的胳膊说道。

“虽然不知道你变成什么样子了。但是你依旧是我的啊风这就没错了。”夏筱柔一如既往的人妻般说道。

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是他们没有钱修理啊!怎么办呢?愁死了!

忽然他想到了他背包里的东西他还没看呢。

他刚想说话,柳曦和夏筱柔便说道:“这里交给我们收拾吧。你继续去玩游戏吧,全服第一个进入主城的就是你吧,继续加油吧。”

柳风心里万分感激,说不出什么。。

便点了点头,超级小心翼翼的拿起游戏头盔,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,然后他将门关上进入了游戏。

 

重新上线以后,柳风第一时间就打开自己的背包,打开了所以的礼盒礼包奖励等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“叮!获得金币*100,获得诅咒者的猎杀棒(仙器),获得嗜血项链(仙器),获得神秘的红色药水(黄金)*10获得神秘的蓝色药水(黄金)神秘的力量药剂(黄金)技能卷轴狂暴冲撞(黄金)”

嗯?还有一块牌子,不过需要鉴定,在游戏里的装备是不需要鉴定的,只有一些特殊的物品需要鉴定,看来这块木牌是特殊物品了,先收着,一会去鉴定看看。

来到鉴定铺之后有一个老头子正在打瞌睡,那鼻涕泡一张一合的。

看到这老头睡得那么香,柳风本来是拒绝打扰对方的安睡的,可是他还是要将对方给叫醒,然后他用那块木牌一戳那个鼻涕泡,

啵得一声那鼻涕泡就破了,那老头也醒了过来,看着站在面前的柳风,他打了个哈欠问道,“小伙咂来干哈的啊?”

嚯!还是东北口音的!柳风顿时感觉很喜感,不过他也没有墨迹,把手中的木牌子交给他说道:“这个东西帮我鉴定一下。”

“没稳踢!十个镚镚!”老人说道。

“什么?没听懂。”柳风脸色有点憋闷,这普通话太保准了8

“我说!没问题!十个金币!你这小伙子也不行啊。”老头见柳风听不懂,顿时脸色一正换上了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道。

“早那么说不就得了嘛,(ˉ▽ ̄~) ~~能不能便宜点?”柳风问道。

“本店尚不打折。”老头子脸色一正说道。

“那好呗。”柳风只能肉疼的将10个金币交给了老头子,柳风表示及其不开心!

不过老头子可不会例会柳风的脸色,收了金币后,然后随手在牌子上挥了下说道:“好了。”

 

文章作者的链接:
热心网友的补链: